美政客借疫情污名化中国的四重动机
【鸣镝】  作者:董春岭(我国现代世界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) 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快速延伸,病毒无国界。在病毒面前,人类命运患难与共,在全球化的世界里,没有哪一国可以在这一非传统安全要挟面前独善其身。作为具有14亿人口的大国,我国是新冠肺炎疫情最早的受害国,也是到现在在抗击疫情中奉献最大的国家。抗击疫情,我国倾举国之力,发动了全社会的力气,付出了沉重而巨大的价值。我国的尽力,不只维护了公民的生命健康安全,也为全球抗击疫情赢得了名贵的时刻。  现在,病毒的源头没有找到,全球流行症防控范畴的专家都在尽心竭力追根溯源,由于只要找到病毒的源头,人类才干完好了解病毒的传达机理,从根本上打败这一病毒。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,并不等于它的源头在武汉。但是,早在疫情发作之初,不少美国媒体便将其称号与武汉挂钩,《华尔街日报》不只将其称号与我国挂钩,更是以《我国是“亚洲病夫”》为题宣告了辱华文章。世界卫生组织在2月11日正式将病毒命名为“COVID-19”,美国疾控中心也一向运用这一称谓,但美国部分政客和极点者却在没有任何依据的状况下,持续炒作“实验室病毒”等各种病毒起源于我国的阴谋论,并不断在病毒的称谓上做文章。近期,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公开将新冠病毒称号与我国挂钩,引发美国国内和世界舆论的一片哗然和气愤。美国一些人为何急于编造污名化我国的病毒概念?其背面隐藏着四重险恶用心。  一是“先下手为强”。抢先对我国进行有罪推论,把举证压力施加在我国身上,借此搬运外界视野,以此撇清和掩盖各方对“2019年美国大流感同新冠肺炎病毒有关”的质疑。3月11日,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·雷德菲尔德在众议院听证会上表明,美国存在新冠肺炎逝世病例被误认为是流感病毒逝世的状况,引发世界社会的猜忌和联想。2019年暴虐于美国的流感夺走了近20000人的生命,尽管暂时没有依据显现流感与新冠肺炎之间存在着必然联络。为了防止举证的压力和查询的焦点落到美国头上,美方急于炒作病毒来源于我国,将锋芒对准我国,借此混淆视听,搬运外界的注意力。  二是寻觅“替罪羊”。在我国公民同心抗击疫情的时分,美国当局对疫情的应对行动便是“事不关己”,在第一时刻宣告最为严峻的赴华游览禁令后,“马照跑、舞照跳”,以冷眼旁观的心态对待新冠肺炎疫情,乃至把我国的灾祸当成了美国的机会,乐祸幸灾者有之,浑水摸鱼者有之,乘人之危者有之。但是,对疫情的听任却让美国丧失了阻挠疫情延伸的黄金时刻窗口,美国各州无一幸免,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越20000例。面临来势汹汹的疫情,特朗普政府显着预备缺乏,一系列说辞与做法饱尝国民诟病。特朗普政府最介意的美国股市在两周之内四次熔断,对政府应对危机不力的惊惧和愤恨在全美延伸,特朗普专心追求连任,选情却遭受巨大冲击,一面手忙脚乱地应对疫情,一面急迫寻觅发泄民众愤恨的突破口。长于运用愤恨政治的特朗普政府解决问题的一向做法便是,在国内用种族敌对掩盖经济和社会敌对,在世界用外部敌对掩盖内部敌对。此次妄图用污名化我国的方法,将全部国内问题的原因归咎于我国,让我国再次成为美国转嫁国内敌对的“替罪羊”。  三是制作“黄祸论”。“黄祸论”是将黄种人同粗野落后、病毒瘟疫联络在一起的种族主义言辞。它起源于鸦片战争时期,在美国1882年《排华法案》中有明显的表现。跟着全球化的拓宽、人类文明的前进和亚洲的全体兴起,这种观念早已被扔进了前史的垃圾堆。但是,就在新冠病毒在全球暴虐的时分,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突击和无端进犯开端在不少西方国家呈现,而《华尔街日报》和特朗普、蓬佩奥等有关言辞无疑加重了这一现象。美国一些政客使用一些国家民众对新冠病毒的恐惧心理,鼓动他们的种族主义倾向和排外心情,制作社会层面上的抵触和敌对,令“黄祸论”再一次沉渣泛起,为大都有良知的西方民众所不齿。  四是创新“要挟论”。此次疫情中,我国得到了世界社会大大都国家热心友爱的协助,我国也竭尽全力地协助受疫情损害的国家,这场世界公共卫生危机凸显了全球管理与世界协作的重要性,也进一步显示了我国负职责大国的形象。但是,那些秉持零和思想、本国优先的美国政客们不是去考虑怎么改善国内管理、承当更多世界职责,而是忧心于美国国家软实力进一步下降,将病毒称谓与我国挂钩,给一些国家的民粹实力设置政治议程,挑起世界敌对,制作新的“我国要挟论”,目的对冲我国帮助他国、推进世界协作的积极影响,诽谤和美化我国形象,持续凑集遏止我国的联盟,用恶性竞赛的方法赢得与我国的大国竞赛。  美方挟私益而编造污名化我国的概念,终将为平和、开展、协作的前史潮流所不容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3月23日?12版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